幽暗的地牢深处。唯一的入口被一扇厚实的铁门紧紧锁住,坑洼不平的通道从这里延伸到黑暗的尽头。粗糙的铁制栅栏生满黄锈,把通道两旁围成了几间宽大的囚室。这里是阿特拉斯首都拜伦的重狱最底层,罪大恶极的犯人被抓住后,一般都送来暂时关押在这里等待处决,因此地牢的防范非常森严,密密麻麻的禁制一重接一重。到了最底层的犯人们,一般都会绝望的放弃了越狱的想法,所以铁门和栅栏敷衍的意义远大于实际效果。此时地牢的犯人并不多,其他的囚室都是空荡荡的,只有最后一间囚室里关押着十余个人。监狱对于死囚显然不会有什么较好的待遇,仅仅勉强保持他们在处决前不会死掉而已。室内连干草也没有铺上,冰冷的地面满是干固的粪便和尿液的痕迹。衣襟褴褛的囚犯们或躺或坐,呆滞的眼神麻木的望着毫无表情的对方。随着粗重的呼吸声,浑臭污浊的空气带着股霉味在体内进出,慢慢扩散到压抑的囚室里。咣当一声,沉重的铁门被缓缓打开,明亮的光线照进了地牢。脚步声响起在通道里,一个苗条的身影手执火把走了过来。借着亮光看去,进来的居然是一个容颜绝美的少女。上身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低胸紧身短裙,修长挺直的双腿套着黑色的高根长靴;身躯完美的曲线动人的起伏,骄傲高耸的双峰随着脚步一颤一颤。少女走到栅栏面前,打量着这群待死的囚徒;手中的火把旺盛的燃烧着,照亮了他们诧异的面容。【 地址发布:www.kanqita.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 】
最新9章
百度推荐区域